智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909例 总统府一卫兵确诊


没有联邦政府的有力管控和统一调配,各州的争夺尽显“散装”特色,州和州、州和国之间都有可能成为医疗物资争夺赛的对手。而更令州政府担心的是,强大的卖方市场下医疗物资将会“涨”声不断。

01无人在意“它”的“突袭”

兴许是联邦政府将各州政府的“抱怨”听进了“耳”里,3月24日,自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联邦政府首次动用《国防生产法》采购了约6万个病毒试剂盒。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署长彼得·盖纳表示,美国联邦政府还计划采购5亿个口罩,采购合同中也将纳入《国防生产法》的一些规定。

随着感染人数指数式暴涨,不少美国民众终于开始重视这场曾经被视为普通流感的疫情。然而令人糟心的是,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紧缺的浪潮也覆盖到了美国身上,像纽约这样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,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储备“捉襟见肘”。

事实上,美国已经有医护人员因缺少防护装备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先例。当地时间3月24日晚间,48岁的护士凯利(Kious Kelly)在曼哈顿西奈山西医院(Mount Sinai West hospital)去世。此前一周,他因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而入院。

而美国总统在3月24日的福克斯新闻市政厅中表现也“毫不逊色”,反斥纽约州长没有早点准备多点呼吸机。

不过,目前对于动用《国防工业生产法》调配医疗物资生产,美国社会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,一方面是担心联邦政府“接管”美国企业可能让商界陷入不安,从而加剧市场动荡;另一方面是联邦政府难以鉴别哪些企业具备相应的生产能力。图源/AbemaTIMES

综合日本NHK电视台、朝日电视台消息,东京连续2天感染人数超过60人,自从进入3月,东京已确诊近400例新冠肺炎病例。其中,无法得知感染途径的有4成人,东京都正在配合日本政府,严查感染来源。

但在过去一周里,美国总统似乎这部法例并不“感冒”,在24日前并没有行使过该法例的任何赋权。

从上周开始,陆陆续续有美国医务人员和普通民众在社交平台发布带有#GetMePPE(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)的标签发文,呼吁外界援助口罩、防护服和防护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,并向美国官员喊话。